屋顶上的折耳猫

屠龙

传说每一千年就有一条恶龙出世,一旦恶龙从山巅的千年冰雪里破冰而出,所有国家将迎来灭顶之灾。为了在恶龙力量还不够强大的时候消灭它,三个最强大的国家派出三位勇士赶去消灭恶龙。

 

吟游法师岳明辉,神射手卜凡,手持宝剑的勇士木子洋。

 

他们在恶龙还有三天突破封印的时候到达了千年寒冰封印地,但是他们没有看见沉睡的恶龙,却看见了一个龙蛋。

 

“哥哥,怎么办?”卜凡挠了挠短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岳岳沉思片刻,退到龙蛋的一边:“砍了吧。不管里面是什么,我都立刻放火球把它烧死。”

 

木子洋拔出宝剑,从上往下狠狠一砍,把龙蛋砍去了一小部分,在岳岳那边留下了一个缺口,岳明辉右手上浮起火焰,照亮了他严肃的神情。

 

“妈妈!啾!”龙蛋里的东西冲着岳明辉叫了一声。

 

卜凡&木子洋:???

 

岳岳懵逼的把手上的火焰熄灭,小心翼翼的把龙蛋里面的生物抱了出来。那是一个长着龙角和龙尾巴的孩子,差不多七八岁的样子,看向岳明辉的眼睛里全是依恋。他伸出手抱着岳明辉的脖子,埋在岳岳的胸前狠狠蹭了蹭,银色短发都变得乱七八糟的。

 

卜凡:“现在的龙都长得这么好看的吗?”

 

木子洋:“他是什么?恶龙?”

 

岳岳双手放在那个孩子腋下,把他举了起来仔细得打量他。的确是一个很漂亮的孩子,如果不是冒出来的龙角和身后晃荡的龙尾巴的话,简直和一般的人类小孩没什么两样。小孩和岳岳对视了一会,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妈妈!啾啾!”小孩噘嘴索吻,身后的尾巴摇得好像小狗一样。

 

木子洋:“要不,趁他还没长成,杀了他吧。这对他和对人民都有好处。”

 

岳岳默默把小孩转了个方向,让小孩正对着薄藤紫发色的男人。小孩摇了摇尾巴,对对面的男人做了个wink。

 

木子洋:“......”下不去手。

 

千万人里挑出来的三个勇士没办法对一个小孩下手,于是就在龙洞里住了下来,还给小孩取了个名字叫灵超。

 

岳岳正经脸:“一旦他有什么异样的变化,我们就立刻杀了他。明白吗?”

 

木子洋严肃点头。

 

卜凡沉迷吸龙,不可自拔,在岳岳狠狠敲了他脑袋之后,卜凡脑袋上顶着一个大包严肃教育灵超:“你可不许作坏事听到了没!不然我就......我就.....弹死你!”

 

灵超被举起来高兴的噘嘴索吻,卜凡严肃的表情还没维持两秒,就拜倒在灵超的卖萌之下,他高兴的亲了一口小孩,抱着灵超就往外走:“小弟,今天想玩什么?凡哥带你去玩。”

 

木子洋&岳岳:......这个队友扑街了。

 

岳岳阻止了卜凡:“凡砸,你注意点!这是我儿砸不是你儿砸!要出去玩也是我带他出去玩!你给我放下!”边说边追了出去。

 

木子洋:......这个队友完逑了。

 

在岳岳和卜凡争夺中的灵超懵逼的左顾右盼,看到站在后面的木子洋高兴的伸出双手求抱抱。

 

木子洋木着脸走过去把小孩抱在怀里,在心里对自己发誓,就这一次!没有下次了!

 

不知道是不是龙的生长期与人类不同的原因,灵超长得非常快,短短几个月就从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蜕变成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外形。而晚上轮流陪着灵超睡觉的三个人也感觉到了灵超成长期的烦恼。不知道是不是种族是龙的原因,灵超竟然也有发情期。

 

第一次发情期的到来是在卜凡和他一起睡的晚上。

 

卜凡在半夜被少年的啜泣声惊醒,发现少年蜷缩在他的臂弯之内,全身泛红,闭着眼睛难过得哼哼唧唧。卜凡当时慌张的把少年全身检查了一遍,然后发现了龙少年的小问题。少年睁开水汽弥漫的眼睛,抓着卜凡的手臂不住的磨蹭。卜凡慌乱的闭上眼睛深呼吸,下一刻就感觉到了唇上的温热。少年攀上他的脖子,无师自通的与他亲吻。

 

卜凡睁眼,眸光有些暗沉的眼睛对上少年因为生理原因泛红的眼睛,他翻身把少年压倒在床上,顺便帮少年翻了个身。他一边帮灵超解决他的小问题一边亲吻灵超漂亮的蝴蝶骨。

 

我对你好像有一点喜欢,小弟。但是我是来杀了你的。

 

卜凡在那天晚上之后还是会陪小弟一起玩,但是晚上却不陪小弟一起睡了。

 

岳岳和灵超睡的时候也遇见了他的发情期。岳岳总是温柔的哄着他,但是在龙少年美艳到不可方物的时刻,他总是用虎牙抵住小孩锁骨,在他锁骨上轻轻啃噬,喜欢得想要把他吞吃入腹,但是又怕伤到他一分一毫。岳岳甚至已经做好了决定,一旦灵超变成恶龙,就放他走。

 

只要你想,毁灭世界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三个人之中最没有负担的就是木子洋,平常和灵超玩得最幼稚的就是他。他好像不把这件事当做一件大事一样,还会在灵超发情期的时候恶劣的调侃他,每一次不把灵超的银白色短发弄得半湿绝不放他睡觉。就算灵超有时候没有到发情期,木子洋兴致来了也会把少年折腾得死去活来。表面上好像只是和少年解决生理问题,实际上木子洋对灵超的期待和爱只有他自己清楚。

 

最后他们还是迎来了国王的士兵。

 

出乎他们的意料,来的只是一个小队。来的士兵表情十分轻松的对他们宣布国王的旨意。

 

“之前派你们对付恶龙,但是国王把地图拿反了,所以恶龙其实在另一座冰山上,发现的时候你们已经出发了所以另派了几个人去消灭恶龙了。哦!不必担心,恶龙早就死了,我们来得这么晚只是因为路上有个美食镇,那里的东西超好吃的。你们去吗?我请你们啊。”

 

岳岳&卜凡&木子洋:......辣鸡国王!

 

选妃吧2

时间一晃,终于到了小王子娶王妃的时候。三个王妃同时娶进门,整个坤音国前所未有的热闹。小王子也挺高兴,毕竟娶了王妃就是大人啦。在红着眼睛的皇帝陛下带着小王子四处晃悠喝酒的时候,坐在一个桌子上的三个王妃都要打起来了。

 

卜凡和木子洋是积怨颇深,当时举行选美大赛的时候,卜凡和木子洋都认为冠军妥妥的是自己的,但是谁知道那些评委像是把脑子进的水抖出来的时候顺便把脑子也冲走了一样,居然评选双冠军!

 

但是比起对方,他们也看不惯岳明辉。仗着身高不如他们就走后门做了王妃,简直令人发指!!!

 

岳岳本来没想和他们一般计较的,他笑眯眯的看着卜凡和木子洋互怼。

 

木子洋皮笑肉不笑:“凡砸,我觉得你对洞房这件事没什么经验,怕弄疼了小王子,所以今晚就让我来服侍小王子吧。”今晚新婚之夜,一定要让小王子去我的房间!凭洋哥的魅力还不迷得小王子神魂颠倒?

 

卜凡皱眉:“洋哥你可拉倒吧!说得好像你很有经验一样,你比我大,今天就我来吧。我和小王子年龄相当,更有共同话题。”超儿是我的!

 

岳岳眼看他们要吵起来了,诶?我可以上了!

 

岳岳伸手拦住两个人:“诶!别这样别这样。这是小王子自己的事。让小王子决定吧。”

 

卜凡&木子洋:“走开,你这个虚伪的中年男子!”

 

岳岳:......

 

岳明辉简直气炸了!坤音中路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还给脸不要脸了!

 

“今天小王子还是得去我房间吧!毕竟和你们两个批发货不同,我可是小王子自己选的!”

 

卜凡&木子洋:呸!你才是批发货!

 

卜凡真情实意:“哥哥你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小王子还小呢!放过他也放过你自己吧!别闪了你的腰。”

 

木子洋幸灾乐祸:“是啊老岳,别逞强。这种操劳的事就交给我们年轻人来做吧!”

 

岳岳气到癫狂,口不择言:“谁年纪大啦!信不信小王子进了我的房间半个月都下不了床!我可是从国外回来的,信不信一天一个姿势我都可以让小王子一年365天都换不同的花样啊!”

 

卜凡&木子洋:......要不要脸!

 

背后好不容易从皇帝陛下醉酒后的念念叨叨溜过来的灵超:......对不起,打扰了。

 

岳岳懵逼的向日葵式回头,刚好看见小王子偷溜的背影。

 

岳岳尔康手:小王子你听我解释!!!

 

最后晚宴结束之后,皇帝陛下宣布他小儿砸还没成年,等成年了再和王妃同房的时候,灵超脸红到脖子根,看都不敢看岳岳。

 

岳岳:有种教坏未成年的罪恶感......

 

 

等灵超洗漱完毕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一个男人穿着浴袍在床上等着他。

 

“你是......木子洋?”灵超觉得偷溜过来这种行为还挺好玩。

 

木子洋单手撑头侧卧在床上,嘴里还叼着一朵玫瑰花,冲着灵超勾勾手指。未成年怎么了。木子洋愉悦的想,不做到最后不就行了吗?

 

灵超听话的靠近他,被木子洋一把就拉上了床摁在了身下。

 

灵超眨了眨水润的眼睛,问他:“你要干什么?”

 

木子洋把花插在他的鬓边,解开小王子的丝质睡衣,一边从他的脖子吻下去,一边模模糊糊的回答他:“干你。”

 

选妃吧

特大喜讯!特大喜讯!坤音国的皇帝要给小王子灵超选妃啦!!!

 

皇帝对他的小儿砸从小就十分喜爱,要星星撸星星要月亮薅月亮,把小王子捧在手心里长大。但是灵超并不是个恃宠而骄嚣张跋扈的小混蛋,而是个脾气好又听话长得又好看的小可爱,简直成了皇帝陛下心里化不开的蜜糖。

 

所以小王子即将成年的时候,皇帝陛下决定给小王子选个顺心的王妃来做成年礼物。

 

他问他心爱的小儿砸:“超儿啊,你想要个什么样的王妃啊?”

 

灵超想了想:“好看的就行。”肤浅的灵超王子不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子,就要长得好看的。

 

在滤镜十米的皇帝陛下眼中,这就是对未来的皇家后代有着高标准严要求,是为了整个皇家的颜值着想啊!皇帝陛下十分感动。于是他办了个选美大赛,参赛要求是爱慕小王子的人,选出来的冠军可以直接成为小王子的王妃。

 

全国上下都疯狂了。坤音国的国民都是好看的小王子的迷弟迷妹,现在成为小王子的王妃既不要身份的限制又不要才艺的展示,好看就行!小王子是多么善解人意啊!全体国民十分感动。于是踊跃参加积极报名,皇帝陛下看报名的人太多,于是更是把标准订得贼高。

 

在这种地狱模式的选美标准中居然还诞生了双冠军,皇帝陛下高兴坏了,急忙把得胜的两个人叫到皇宫里设宴招待。

 

两个冠军,一个叫木子洋,一个叫卜凡。长得各有各的特色不说还都贼帅。帅就算了,木子洋嘴甜心细,大道理说出来一套一套的,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把皇帝陛下唬得一愣一愣的。卜凡看着帅得十分有气势,但是实际上有点傻,皇帝陛下随便说两句就把他唬得一愣一愣的。皇帝对两个冠军都十分满意,准备给小王子娶两个王妃,急忙喊人去叫小王子来看他未来的王妃。

 

小王子带着十分的惊喜兴冲冲地的去看他的王妃们。一见面就一头冷水浇了下来。

 

木子洋一米八九,卜凡一米九二,在他俩中间,小王子就像个小鸡子一样。

 

灵超不开心,皇帝也发愁。于是他决定再给小王子选个朝中大臣之子做王妃。小王子在众多资料当中,找了个最好看,笑起来比他还要奶的男人。

 

“决定就是他了!岳明辉!”

 

岳明辉知道了却不是很高兴,他刚刚从国外归来,不是很懂这个全民皆迷妹的氛围,他的父母听过小王子的传言,但是没有和小王子近距离接触过。

 

岳明辉父母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感觉儿子不是很愿意和小王子成婚,于是决定以商量婚期为理由去和小王子委婉的说一说,如果小王子真的像传言中那么善良的话,这门婚事就可以作废。

 

岳爸爸和岳妈妈雄赳赳气昂昂的像上战场一样走出了家门。临走时对儿子信誓旦旦的说:

 

“儿砸,你放心!就算我们被处死,死外边,从城楼上跳下去也不会让你和你不喜欢的人成亲的!”

 

岳明辉在家等了他爸他妈一天,傍晚才看见父母美滋滋的走回来。

 

岳岳:“事情怎么样啦?”

 

岳爸爸:“放心吧儿砸!婚期就定在下个月啦!”

 

岳岳:???你们不是去拒绝这场婚事的吗!!!他生无可恋的看向母亲。

 

岳妈妈:“儿砸,你和小王子成婚太好啦!小王子长得可好看啦!你能成为王妃真好啊!”

 

岳爸爸岳妈妈:真香!

 

岳岳:对这个看脸的国家绝望了。

 

我喜欢的人是我和别人的cp粉2

自从知道他家小弟站的cp之后,岳岳就紧急拉了木子洋和卜凡开会。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在大厂那么多人都防住了,没想到阴沟里翻了船。本来他们三个就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坤音自我消化小弟总比外面的人把小弟拐跑了好,没想到中途被博文截了胡。

 

他们现在只知道小弟好像是有这个意思,不知道博文有没有。三个人商量了半天决定把坤音小日常全部刷一遍看看博文是个什么想法。

 

那些杂乱的素材经过坤音百万剪辑师的手,显得又有趣又好看,甚至有些他们抽风的场面一被剪辑甚至还挺有逼格。

 

坤音小日常镜头里的灵超总是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但是眼睛又大又好看,素颜甚至比化妆还要好看,冲着镜头笑一笑就把坐在电脑前面的三个哥哥迷得神魂颠倒。

 

“好像如果博文也喜欢小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岳岳说。

 

卜凡和木子洋默默点头。

 

木子洋委屈脸:“小弟把饮料洒在地毯上博文还拿我以前给奶牛喝水的视频怼我......”

 

卜凡委屈脸:“我打游戏的时候博文一晃就过了,小弟打游戏博文还跟他聊天,还帮他遮手机......”

 

岳岳:“我们得找博文过来问问。这样,我们先委婉点问他,看他站哪对cp。如果说服博文站其它cp的话,根据博文的剪辑技术,你们懂得吧?”

 

卜凡和木子洋疯狂点头。

 

“这样我们走的就是人们群众舆论压倒路线,cp这种东西,甜度不够的话自然就拆了。不给博文和小弟单独拍摄的机会!懂吗?行动!”

 

三个人鬼鬼祟祟的躲着灵超把博文拉到厕所开会。

 

岳岳笑眯眯:“博文,最近坤音cp挺乱啊,你是支持那一对cp啊?”

 

卜凡哈士奇笑:“博文,我觉得卜灵就不错。你看上次轻鹅易举还上了热搜,你不觉得我和小弟特有cp感吗?最近洋岳岳洋好像贼流行了,那我就和我这唯一一个弟组个cp呗。”

 

木子洋和岳岳咬牙切齿:行啊卜凡凡,刚才还同一阵线呢,现在就洋岳岳洋啦。想要卜灵?没门!不能怪我们放大招了。

 

木子洋冷笑:“博文,洋灵cp可逆不可拆啊。这么多兄dei~中,我最中意的就是小弟了!现在小弟越来越A了,就算剪灵洋你也得给把我和小弟剪在一起。卜岳都父母爱情了,就别拆人cp了吧?”

 

岳岳笑容僵在脸上:木子洋你牛逼啊!开口晚一步就父母爱情了?

 

岳岳和蔼可亲笑:“博文,上次洋洋还说我是他最中意的兄dei~呢!既然卜岳父母爱情,洋岳岳洋近来大势,不然我们就折个中,卜洋吧!最近卜洋互动变少了,卜洋女孩哭了很久了。母子局什么的听起来好像很棒。而且最重要的是......”

 

岳岳看着卜凡和木子洋阴险笑,一字一顿的说:“......小!弟!也!站!卜!洋!呢!”

 

会心一击!卜凡和木子洋一口老血哽在喉头。老岳,你狠!

 

博文:处于修罗场中间的我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三个人一起转头看向他,异口同声的说:“博文,你觉得怎么样?”

 

博文:......今天我怕是走不出这个厕所了。

 

“你们在这干什么呢?”灵超从厕所门口路过,好奇的探头。

 

三个恶势力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走向小弟,笑得春暖花开。

 

木子洋:“小弟,洋哥带你去买糖。”转头眼神威胁陈博文,快拍我和小弟!

 

岳岳:“儿砸!来和妈妈到沙发上躺一会吧。”对着博文勾手指,母子局走起来!

 

卜凡:“小弟,咱去打游戏吧!”今天得给卜灵女孩发糖才行!

 

灵超:“不了,我今天和博文约好让他帮我拍几张照片的。”灵超穿过仨大哥拉着博文就溜了。“等会再跟你们一起玩。”

 

仨大哥:.......

 

岳岳:“我们得开个作战会议了。”

 

卜凡,木子洋:“同意!”

 

灵超拉着博文跑到没人的训练室,把门一反锁就坐在了地上:“博文,你怎么惹他们了?”

 

博文关掉训练室监控,开始调整他的相机:“还不是站cp的事儿!刚才你要再不来就吓死我了,小弟,给你加糖。”

 

灵超背靠着门,穿着宽大短裤的双腿张开,一边打哈欠一边问他:“今天你要给我拍什么?”

 

博文跪趴在灵超面前,一只手抓住灵超纤细的脚踝,另一只手把相机放在一边,吻上灵超裸露出的大腿内侧,一边顺着灵超的腿往短裤里面吻,一边发出黏黏糊糊的汽水音:“......今天......拍一点色气的......”

 灵超伸手轻轻抓住了他的头发,闷哼一声。

 

还在厕所的三个人:好像哪里不对?是哪里呢?

 

我喜欢的人是我和别人的cp粉

木子洋最近很烦恼。

 

他发现他的小弟自从进了大厂和几个皮孩子混在一起之后就入了奇怪的坑,比如看到他指导胡致邦的时候,灵超就一副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的样子。一旦他和邦邦有什么近距离接触,灵超就眼泛绿光。

 

木子洋:这不对吧!据大洋哥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这绝对不是吃醋了!

 

灵超:温柔学长和小奶狗的cp我是吃的。这就是小甜文啊小甜文,就适合一直宠到老的那种,最大的危机也只是吃醋冷战啊!太甜了受不了,我要去求洋哥和邦邦的cp文!

 

木子洋想着这难道是小弟独特的吃醋方式?不然我找别人试试?于是在小弟在场的时候......

 

木子洋:农农,我教你个新的自我介绍方式吧balabala......

 

灵超吃糖:......

 

农农:不然我也教你个新的自我介绍方式吧balabala......

 

灵超黑脸:......

 

洋哥满意了,对嘛,这才是吃醋的正确方式嘛!然后他就听到灵超悄悄对陆小芙说:

 

“农农表O里A,不适合洋哥啊,这对cp我萌不起来,我萌的是洋哥和邦邦好吗?”

 

木子洋:......我就说有哪里不对劲!小弟你怎么会做我和别人的cp粉啊!洋灵大势了解一下好吗?

 

 

卜凡最近很烦恼。

 

在大厂的时候,小弟做了自己和小鬼的cp粉(听洋哥说的),出了大厂之后,小弟还会问他,和小鬼最近有没有联系。

 

卜凡:求生欲让我有也说没有。

 

“但是最近杰哥还在一个采访中给我发了微信呢。”小弟,人杰鬼雄cp了解一下,比卜鬼甜度高多了。

 

灵超:又被拆了一对cp的我今天也要毁灭世界。凡哥和杰哥?诶嘿!小鬼镇压组好像也不错?凡哥杰哥小鬼一家三口......算了我还是萌卜洋吧。

 

最近小弟不再问他和小鬼怎样怎样了,而是看到他和洋哥的互动眼泛绿光。小弟,你是不是哪里不对?你凡哥是站卜灵的!

 

天若有情天亦老,站站卜灵好不好!

人间自有真情在,磕口卜灵也是爱!

 

 

岳岳最近很烦恼。

 

他小弟进了大厂之后就变成了cp粉,唯粉难道已经不满足你的需求了吗小弟?

 

当时的岳岳还以为自己没什么cp,直到他又一次半夜听到小弟说梦话。

 

灵超:“......娄滋博放开那个岳岳妈妈,就算你娶他我也不会接受比我小的后爸的!”

 

岳岳:不仅知道了小弟站的cp,还知道了小弟站的攻受,一个爆哭。

 

当然,他小弟也不是唯一变成cp粉的人,比如隔壁乐华的贾富贵就在选歌的时候公然破皇权富贵cp,在后来的节目中看到这一幕小弟发出了遗憾的鹅叫。再比如隔壁觉醒的都站的是沐已成周cp,时不时就要帮老韩cue一下周锐。出大厂之后就会好点了吧?小弟会萌上新的cp的。岳岳一脸天真的想。

 

但是小弟出来之后,的确萌上了新的cp......但是那个新cp是卜洋啊!!!

 

岳岳严肃的想了想:坤音一共就四个人,照这个趋势下去的话......

 

岳岳:“小弟。”

 

灵超:“怎么了岳妈妈?”

 

岳岳:“岳来岳灵了解一下怎么样?”

 

灵超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站的是坤音百万剪辑师和坤音小可爱的北极圈cp。”

 

岳岳:导演,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导演:谁和你说好了。

 

花魁4

坤音的人都在暗暗嘲笑岳岳从小教导灵超的事。

 

在他们看来,岳明辉就像养了一个小狼崽子,养大之后就反咬他一口,不仅抢了一直包养他的卜凡,现在连木子洋都要请灵超吃饭。但是他们也没想到,岳明辉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苦逼。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喜欢的人,准备低调的带他离开让他走,谁知道就因为卜凡的心血来潮,让灵超妥妥的站在风口浪尖上成了新任花魁。

 

灵超不管外面的风言风语,一直都在想木子洋对他说的那句话。

 

“岳岳怎么样就要看你可以做到什么地步。”

 

在小孩又犯事之后岳岳不管坤音的人怎么说,硬是要回了灵超的教导权。岳岳看得出来小孩心情不好,但是问他他也不说怎么回事。岳明辉只能想尽办法逗他开心。

 

“诶!弟弟,你知道吗?我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变成小僵尸了。我现在做的梦特别有深度,我梦到我变成一个小僵尸,把我...把我生前最爱的女人......特别感人的一个故事!”

 

灵超冷漠脸:“你生前最爱的女人?”

 

岳岳:......

 

不仅没有把灵超哄好反而惹他更生气的岳岳心虚的找了个借口回了房间。今晚好像木子洋邀请灵超出去吃饭啊......岳岳小揪揪一动:“我好像知道弟弟在纠结什么了。”

 

当晚,灵超准时去赴了木子洋的约,刚刚坐下木子洋就屏退了旁人,眼睛亮晶晶的问他:“小弟,考虑得怎么样?”

 

灵超露出对待卜凡一样的嫌弃脸:“谁是你小弟了?”

 

木子洋继续笑眯眯:“这不重要,小弟。你愿意为岳岳做到什么地步呢?”

 

灵超想了想,靠近木子洋,他仿佛盈了一汪水的眼睛对上木子洋的眼睛,绽开一个笑容。

 

“你想怎样都可以。”

 

灵超的脸长得非常精致好看,不笑的时候大大的浅棕色的眸子总是显得很忧郁,但是他笑起来的样子就像一个被整个世界宠爱着长大的孩子,尽管真实的世界从未待他友好过。

 

木子洋呆滞的喃喃自语:“我总算知道卜凡为什么非要你不可了......”

 

灵超依旧笑着等待他的答案:“你想要我怎么样?洋哥哥?”

 

木子洋不回答,盯着他的唇缓缓凑上前去。

 

灵超乖顺的闭上了眼睛。

 

木子洋修长的手握住灵超的手腕,他把少年地摁在地毯上,狠狠的亲吻少年。

 

一道阴恻恻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在做什么呢!木子洋?”

 

 

坤音的人觉得他们越来越搞不懂剧情的发展了。岳岳在木子洋和灵超吃饭的时候闯了进去,他们满心以为会看到现任花魁岳岳和即将成为新任花魁的灵超撕起来,但是事实狠狠打了坤音的吃瓜群众一巴掌。因为鼻青脸肿出来的不是灵超而是木子洋!木子洋被揍了出来之后居然还吩咐了不准惩罚岳岳和灵超,坤音的人表示他们看不懂这个剧情。

 

灵超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乖乖巧巧的拉着岳岳的衣角跟在他后面回了坤音他自己的房间。灵超一进房间就自觉的松开岳岳的衣角,跪坐在下方一副正在反省的样子。服侍的人都知道这是岳明辉要教训灵超了,自觉退出了房门。

 

灵超忐忑的看岳岳半天没说话,睁着大眼睛卖乖:“岳岳~你还在生气吗?”

 

岳明辉深深吐了口气,学着灵超的样子跪坐在他面前:

 

“我们私奔吧!谁他妈还不是个男人了!以后就算有什么我也认了,你大岳哥可是这里排名前十的爷们儿......”

 

灵超看着还在絮絮叨叨的岳明辉,眼睛一红就落下一颗泪珠,扑上去狠狠抱住了岳明辉。

 

岳岳接住扑倒自己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孩,笑得无奈又包容,只能轻声哄他:

 

“行了,别哭了,我这不是答应了你跟你私奔了吗?”

 

“以后,不管是怎样的处境,我都不会再像那天晚上一样离你而去了。”

 

“所以,我们私奔吧!”

 

灵超抬头看他,精致的脸上泪水都未干,他还是露出一个笑容,狠狠点头。

 

“好,一起走吧。”

 

花魁3

卜凡在灵超身边烦了他半个晚上,灵超都对他爱搭不理,卜凡没办法,在离开的时候可怜兮兮的对灵超说:“行了,我在你身边呆了半个晚上,以后你成为花魁了总是要优先考虑我的吧?比起那些不熟悉的人,我总比他们好点?”

 

灵超的视线终于从窗外移到卜凡的身上,有些疑惑的问他:“你为什么非要我不可?你的势力不是挺大的吗?不想要岳岳你另找一个花魁不就行了吗?”

 

卜凡双手拢了一个爱心出来:“我喜欢你啊!”他笑得眉眼弯弯。

 

灵超无语的继续望窗外。突然从楼下爆发一阵怒吼:

 

“卜凡凡!给我滚出来!”

 

灵超探头只能看到那个男人的头顶。那个男人长得挺高,发色是漂亮的薄藤紫,正双手叉腰生气的叫着卜凡的大名。

 

灵超觉得有些好笑,又转过头去看卜凡。卜凡一脸大事不好的表情,匆匆忙忙向灵超告别之后跑出门去了。灵超向窗外探出半个身子,他还挺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

 

卜凡冲到那个男人面前,陪着笑脸说:“洋哥,淡定!那件事是我搞错了!”

 

木子洋更生气了:“这也有搞错的!你就是想换个花魁故意拿我当挡箭牌的吧!”

 

卜凡一把揽住木子洋的肩试图让他转身,嬉皮笑脸的:“洋哥,别生气啊!弟弟一定给你找到那个男孩,你别急啊!有什么我们也别再这儿说啊,多丢脸。咱回去在说怎么样!”

 

木子洋余怒未消,站在原地不动,继续对卜凡抱怨:“那个岳岳又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花钱把他包下来干嘛!”

 

木子洋突然灵光一闪,他一直好奇卜凡包了岳岳这么长时间,现在刚好试探卜凡对岳岳到底是不是有情。于是木子洋带着三分试探对卜凡说:“不然我把岳岳送给别人吧!你看怎么样?”

 

他的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勾着二楼的栏杆从二楼翻了下来,冲着木子洋的脸就狠狠来了一拳。木子洋反应极快,向后退了一步,握住那个人的手腕,把他困在了怀中。

 

木子洋诧异的发现怀里的人就是他想要找的那个男孩,灵超红着眼睛,就算被制住也气势不减一字一顿的说:“我 不 允 许 !”

 

他想了想,放开灵超顺便斥退了坤音的人,低头在灵超耳边轻轻说:“岳岳怎么样就要看你可以做到什么地步了。明晚我来找你吃饭,现在我就先走了,等会儿我去和坤音的人说一声不罚你。”

 

灵超在原地咬着唇一言不发看着木子洋离开。

 

卜凡阴沉着脸问灵超:“他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灵超泛红的眼睛看向卜凡:“他只是想请我吃饭而已。”说完,灵超就任由坤音的人把他带回楼上。卜凡垂眸思索片刻,冷笑着出了门。他意料之中的在门外看到倚在墙边的木子洋。

 

先开口的反倒是木子洋:“卜凡凡,好手段啊。如果他不冲下来的话,我是不是只有在他成为你的花魁的时候才知道我要找的那个男孩就是他?”

 

卜凡:“他本来就是我先发现的,成为我的花魁有什么不对吗?先到先得啊洋哥。”

 

木子洋站直,轻笑着对他说:“本来他有可能是你的花魁,但是现在我已经发现他了,那就不一定了。”

 

卜凡怒极拂袖而去。

 

木子洋在原地嘲笑卜凡:“卜凡凡啊卜凡凡,他的弱点是你亲手送到我手上的。现在他就只能是我的人了。”

 

木子洋好心情的冲着另一间探出头查看发生了什么事的岳岳打了个招呼,明明远处的岳岳听不见他说的是什么,木子洋还是有礼貌的对着岳岳说了一句:

 

“谢谢你把那个男孩送给我了~”

 

花魁2

“你的名字由李英超现在改为灵超,成为新任花魁的一切事宜会由其它人来教导你。”

 

“岳明辉呢?”

 

“这不是你应该问的事,灵超。”

 

从那天开始,岳明辉就开始躲着灵超,令人惊讶的是,卜凡宣布他看上了别人,放弃了岳明辉,而和卜凡混得还算不错的木子洋却包了岳明辉,坤音的人都猜测是灵超为了成为新任花魁勾引了卜凡。

 

灵超清楚岳明辉不会为了卜凡的事跟他生气,但是岳明辉躲着他却让他很不开心。

 

在繁重的花魁事务的学习当中,好不容易结束了一段落的学习之后,灵超又惹事了,被关在自己的房间不允许吃饭。

 

身为他的前任教导者,岳明辉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在窗边坐了半夜,最后踏着如水的月色来到了灵超的房间。那个孩子也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树影发呆,眼中有亮晶晶的水光闪动,岳明辉立刻心软得一塌糊涂,走上前把灵超抱在了怀里。

 

“这次又是为什么被罚?你都要成为新任花魁了”岳明辉问怀中乖巧的孩子。

 

“我不想做新任花魁,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灵超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在脸上都打下了阴影:“那天我听到他们说卜凡不管你了,也许他们就有机会花钱来找你睡一晚......然后我就下去揍了他一拳。”

 

岳明辉分开双腿,跪坐在灵超背后,把脑袋放在灵超的肩膀上,声音低沉而喑哑:“现在我已经护不了你了,现在你唯一能离开这里的机会就只有包下你的那个人,如果他愿意花钱带你离开这里的话,你就可以平安跟他离开。”

 

“那你呢?”

 

“我总会找到一个人愿意把我买出去的,你不用担心,说不定以后我们还可以在外面见面,只是到时候你可别忘了我......”岳明辉放松身体,把重量全部交给了灵超。

 

灵超身体轻微的颤抖,偏过头来与他接吻。岳明辉收紧抱他的手臂,诚挚而专注的回应他。

 

也许是偏头偏得不耐烦,灵超的唇和岳明辉分开,一只手捉住岳明辉的手腕,把他从自己背上拉到自己怀中,另一只手搂着他的腰,重新加深了这个吻。

 

打断他们的是门外岳岳侍从的声音:“花魁,木子洋先生来找你了,正在你的房间等你。”

 

岳岳推开灵超,回复侍从:“知道了,我立刻就去。”他整理着装,正准备离开时,灵超拉住了他的手腕。

 

长相精致漂亮的孩子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对他说:“我们私奔吧。”

 

岳岳忍不住跟他笑了起来,看着灵超笑靥如花的样子岳岳真想不顾未来会怎样,就这么跟灵超逃走。但是下一刻理智还是拉回了他的心神。

 

“别胡闹了。我先走了”他还是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在岳明辉房间的椅子上躺成一团烂泥的木子洋百无聊赖,都要睡过去的时候才听见门外传来了响动,木子洋立刻翻身坐起,清了清嗓子开口。

 

木子洋:“你让我等了这么久,就没什么话说吗?”

 

岳岳低眉顺眼的回答:“让你久等了。”

 

木子洋回头:???......你哪位?

 

另一边,岳岳离开之后,灵超继续坐在窗边,望着月色发呆,卜凡得意洋洋的从门外走了进来:“还好把洋哥带来,叫走了岳岳,我是不是很聪明?”

 

灵超嫌弃的望着他尾巴都要翘上天的样子:“你带那个男人去见岳岳想干什么?”

 

卜凡尾巴摇得更欢了:“想单独见你啊。你跟着岳岳那么久,我上次才见到你,你就知道他护崽护得多严了吧。”

 

灵超继续嫌弃:“那那个叫木子洋的呢?”

 

卜凡想了想:“他看上的不是岳岳,不会动他的。最多明天揍我一顿。你不感动吗?这么大晚上的我一完事就拖着洋哥来这里了。”

 

灵超要问的问完了,就继续看着窗外不理他了。

 

卜凡像只寂寞的哈士奇一样围着灵超转圈圈:“你看我对你这么好,真的不感动吗?”

 

灵超:敢,但是不动。

 

“真的不考虑吧你的初夜卖给我吗?虽然可能有比我出价更高的人,但是坤音花魁在选择初次的客人上还是有一定自主权的。”

 

灵超冷漠脸:“不考虑。”

 

卜凡:TAT.

 

花魁

李英超在他最糟糕的时候遇见了岳明辉。

 

那时候他刚刚被卖进坤音,他一次又一次的逃跑,但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抓回来,每一次被抓回来等待他的都是变本加厉的折磨。就在他又一次被抓回来的时候,岳明辉发现了他。

 

那时候还是坤音花魁的岳明辉看着那个孩子就算被抓回来还是不服输的仰着头,这让岳明辉觉得有些可笑。

 

他招来正在鞭打李英超的那个人,耳语了几句,李英超就被绑着扔在了他面前。岳明辉纤长的手指抬起了那个孩子的下巴,看到他的脸的一刹那,就算是阅人无数的岳明辉也倒吸了口凉气。

 

“你叫什么名字?”岳明辉放开李英超,蹲下来和善的问他。

 

李英超倔强看着那个男人:“关你什么事?”话音刚落,就有人狠狠踹了他一脚。

 

岳明辉伸手阻止那个人:“我看上这孩子了,以后他就归我教导。你们不准插手。”

 

从那时候开始,岳明辉就真的开始尽心尽力的照顾和教导李英超。而李英超在逃跑被抓回来,惩罚的对象换成了岳明辉之后,也开始不再逃了。而在接受岳明辉多次教导和回护之后,李英超也开始慢慢了解那个笑起来奶里奶气的男人。

 

岳明辉也是从小被培养的花魁,自从出道之后就一直备受追捧,最后被一个在黑道上有极大势力的公子卜凡包了下来,从此也没人敢动岳明辉。也就是因为怕得罪卜凡,所以坤音才要培养一个新任花魁来招揽客人。

 

“那个新任花魁就是我吗?”李英超躺在岳岳腿上问他。

 

岳明辉用手指梳理李英超的细软的头发,却不回答他的问题。

 

李英超被他顺毛的举动搞得不耐烦,从他腿上翻身而起,半跪在岳明辉面前,额头抵上岳明辉的额头,与他呼吸交缠,以一种及其亲密的姿势要求他的回答。

 

岳明辉拿他没办法,只能对他说:“坤音是这么想的。” 李英超稍微退开一点,清澈又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岳明辉避开他的视线,小声说:“如果你跟着我不要太出风头的话,以后我结婚的时候你或许可以跟我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他剩下的话被李英超堵在唇齿之间,那个孩子重新凑近给了他一个吻。

 

岳明辉瞪大眼睛,只能看到李英超极近距离颤抖的睫毛。李英超慢慢和他分开,双眼无辜得好像什么都没有做一样。岳明辉结结巴巴语无伦次也不知道是要教训他还是怎么样,整个人肉眼可见的变成了粉红色。李英超看着岳明辉找了个蹩脚借口飞奔出去,整个人笑得抱着肚子蜷缩在地上。

 

李英超在看着那个门后一个男人走出来之后停止了笑容。那个男人高大俊朗,不怒自威,耳饰闪着金属的光泽。

 

“卜凡?你看到了多少?从头到尾吗?”李英超不仅不害怕,反而得意洋洋的挑衅他。

 

卜凡按理来说本应该生气的,自己包下来的花魁被另一个男人亲吻,而看岳明辉的样子的确是对李英超有情的。但是实际上,卜凡没有生气,他的兴趣完全被李英超挑起来了。

 

“你是坤音准备培养的新任花魁?”卜凡学着李英超之前的样子单膝跪下,居高临下的问他。

 

李英超脸上的笑意完全消失了。他坐起来,平淡的回答:“不是。”

 

卜凡更加靠近他:“不是吗?那怎么坤音所有人都没有你好看?”

 

李英超不理他,准备起身的时候被卜凡一把拉近,卜凡搂着李英超的腰,趁着李英超保持不了平衡,狠狠亲了他一口。李英超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门外传来细微的跑步声。

 

卜凡坏笑:“这下我们扯平了。他应该也看到我们接吻了吧!”

 

李英超怒极,一把推开他就往门外追了过去。

 

谁知道没有追上岳明辉,却在转角和狠狠的撞了一个男人。李英超揉着脑袋,疼得眼泪都在眼睛里打转,他匆忙道歉,起身继续追岳明辉,只留下那个男人坐在走廊上,揉着被李英超撞疼的地方叹气。

 

“洋哥,怎么坐在这?”卜凡吊儿郎当的走过来就看见本来约的兄弟坐在走廊上,不知道在看什么。

 

木子洋收回视线,问他:“刚才跑过去那个男孩你知道他是谁吗?你大洋哥觉得他挺好看的。”

 

卜凡挑眉,迟疑了一瞬间。回答木子洋:“他叫岳明辉。”

 

胆小鬼4

木子洋就真的像他看起来一样不在意吗?

 

怎么可能。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也可以算是很任性了。他不接受小弟的告白,害怕他和小弟之间一切会使他们不再亲密的变化。

 

现在他还记得小弟每一次跟他表白的场景。

 

第一次是在韩国的时候,镜头前,小弟玩闹一般的亲了他一口。工作一完,当时还熊成狗小弟就立马拉他出去表了白。

 

“洋哥哥,我觉得我们在一起挺不错的,你对我有什么看法?要不我们在一起吧。”

 

木子洋冷漠脸拒绝了他的小弟,然后他看见熊孩子的眼睛里满满的不服输。当时木子洋就觉得这事情没完。他捂着跳的很快的胸口告诫自己,小弟还小,没见过什么世面,这时候要是把小弟拐走了,以后他后悔了就完了。

 

第二次是在木子洋离开大厂的时候,他担心小弟挑食吃不饱,就带他去买了几大包零食,小弟提着零食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木子洋回头看他,灵超红着眼眶,声音都因为压抑情绪变得低沉。

 

“洋哥,就算我在这见到这么多男孩子,我还是喜欢你。”

 

平时灵超皮的时候,木子洋轻车熟路的揍他一顿就行了,但是灵超一哭,木子洋对他简直没了脾气,可以说是要什么给什么。但是这次不同,木子洋叹了口气,走过去拉住他的手腕继续往前走。他手掌中小弟纤细的手腕轻轻颤抖着,走在他后面的孩子发出了轻微的啜泣声,但是木子洋还是没有回头。

 

第三次是在一个大胆的地方,小弟在最终舞台上对他表白了。

 

别的练习生都在互相告别,身为大厂百男斩,灵超和其他人告别之后,他拉住了木子洋的手,他们就站在所有练习生后面,底下是喊着他们名字的粉丝,木子洋就看着那个孩子露出一往无前的眼神,对他说:

 

“李振洋,我喜欢你两年了,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那时候的木子洋不合时宜的想着他的小弟长大了,有着那样坚定的眼神了,然后他就对上了卜凡听到小弟对他告白惊讶的看过来的眼睛。

 

比起小弟喜欢他,木子洋更早发现的是卜凡凡喜欢李英超,他在背地里跟岳岳吐槽卜凡像一只大型犬,喜欢一个人就只会对他好往他身边黏。岳岳当时还很惊讶,木子洋嫌弃的让他仔细观察。木子洋好奇岳明辉会有怎样的反应,会怎么对待要拐走自家“儿子”的大型犬卜凡凡,然后聪明的大洋哥就发现老岳看小弟的眼神都不对了......

 

听到小弟对他告白,木子洋很开心,但是又很担心,他毋庸置疑是喜欢灵超的,但是他同时也是珍惜岳明辉和卜凡的,他想要找一个完美的办法解决坤音内部的爱恨情仇,但是不是所有问题都有答案,也不是所有困境都有解决办法。

 

当时最终舞台上面对灵超和卜凡的视线,木子洋感到久违的无措。

 

“小弟......我......”

 

面对灵超一点点暗淡下去的眼睛,木子洋牵紧小弟的手,第一次有了那种呼吸不畅的感觉。我是不是做了不可挽回的事呢?他在内心问自己。

 

灵超安静的让木子洋牵着自己的手,但是再也没有回握。

 

后来灵超对他真的是一个弟弟对哥哥的态度了,明明这就是木子洋期望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木子洋及其难过。

 

“洋哥,”木子洋对上灵超缓缓上升的视线:“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卜凡”

 

不可挽回了。